深陷高考查分焦虑怎么办?北大教授来支招!

2022年8月19日 by 没有评论

考前焦虑,相信大家都不陌生。尤其面对高考这么重要的考试,有紧张焦虑也是很正常的。

西方的心理学家们从上个世纪70年代就开始了对考试焦虑的测量,结果发现,存在考试焦虑的学生比例随着年代逐年递增——1967年,存在考试焦虑的学生占当时学生的比例大约10%,到了1977年,这一比例上升至约25%-30%;90年代,这个比例甚至增加到了41%。

中国的数据也差不多,甚至更高。例如一项来自石家庄的调查就发现,83%的高中生处于中度至重度考试焦虑水平。

高考是一场对未来人生存在重大影响的关键考试,所以我们首先需要接纳考前焦虑的存在——这是完全正常的情绪和状态。不过,从耶克斯-多德森(Yerks-Dodson Law)的角度来看,适度的压力其实对于个体的学业表现反而是更加有利的。

耶克斯-多德森定律,指动机的最佳水平随任务的性质不同而不同:在比较简单的任务中,工作效率随动机的提高而上升;而随着任务难度的增加,动机的最佳水平有逐渐下降的趋势。

所以这也是我一般不太会在考前给考生加油打气或是减压的原因,万一影响了你拿状元可咋办?而我现在的问题是——当高考已经成为过去时,各位的焦虑感降低了吗?

相信有不少同学都会感到高考结束后的如释重负,但也会有不少同学的紧张感会加剧、会膨胀,甚至超过考前的强度。拿我自己举例——我在考前并不会感到特别紧绷,而公布分数的那一刻才是我压力爆棚的临界点。

从心理学上来看,这种压力和紧张感就属于考试后焦虑(Post-exam Anxiety)。

考后焦虑和考前焦虑类似,都是考试焦虑的一种表现形式。其核心问题都在于一种顽固的思维——害怕失败(Fear of Failure)。

具体来说,就是个体对来自他人的负面评价具有较强的顾虑和在意,并因此尤其恐惧(失败)可能带来的对自尊的伤害。而这种情况会在分数公布的那一刹那达到顶峰,好像在等待命运的宣判——我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?

首先,考试结束后,尽量避免再跟同学讨论任何与考试有关的问题。如果发现同学们还在喋喋不休地围绕考试进行激烈的探讨,请忍住自己的好奇心,一定远离他们。

其次,适度放松,将注意力从考试上转移开来。比如约好友唱唱歌,打打游戏,玩玩桌游……但还是要注意保持规律的生活,不要从此开启昼夜颠倒的生活,这样不利于身体健康,更不利于调节情绪。

最后,如果还是害怕面对自己的分数(甚至有同学明明对过答案,并没有发现太大的纰漏,却还是害怕面对考试成绩公布的那天),那么就找个信得过人(父母、好友都可以)来帮你查分吧!这时候存在一点小小的“逃避”心理,没有关系!

影视剧《成长的烦恼》中有一集,主角Mike和他的好友互相交换自己的成绩单来看,这都是缓解压力和紧绷情绪的好办法。

无论考试结果如何,高考作为大部分同学必经的人生历程之一,都或多或少地影响了我们的人生。那么,高考到底是什么?

高考代表的并不仅仅是一个成绩,或是一纸录取通知书,高考对我们而言更重要的是,这场考试背后所附加的个人品质。

高考是对人生前十八年所积累的实力的一次性验收。为了在这场“战役”中取得胜利,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点亮自己的“技能树”,练就了自律、严谨、高效、进取、思考、洞察等特质。若没有这一切相应的美好品质与之关联,这场考试的结果也就变得无甚意义。

一些同学在高考中没有发挥出理想水平,没有考到心仪的学校,但他们身上所具备的这些优秀品质和能力并未消失……自觉、进取、善于思考的人,今后无论是深造学习还是走入职场,终究都会脱颖而出。

相反,如果一个人认为高考意味着比赛的终点,考试一结束便丢弃了之前培养出来的美好品质,那么高考对于他的意义,不过就只是决定了“他在哪个城市打游戏”而已。

曾经有同学对我说,“考进了北大清华,害怕自己不再是凤毛麟角的佼佼者,心理会承受不了这种巨大的落差”。

其实,出现这种心理问题、甚至严重影响到学习和生活的同学,在高校里并不少见。这大概是他们在前进道路上的驱动力出现了问题。

当你努力奋斗的动力是来自“名列前茅”的快感,或来自父母老师的严厉管教、“威逼利诱”,这种驱动力被我们定义为外驱力。

一旦外驱力被撤销(比如进入大学,父母不在身边进行管教;或者进入厉害的学校后,排名不再数一数二,自己也不再具备永争第一的欲望),人的动力便被自然消解,前进的节奏变得缓慢、甚至停滞,就成为了顺理成章的结果。

当人的行为是由内驱动、而非外在施加的时候——比如,我弄明白了自己想要成为一个怎样的人、想要过怎样的生活,或是我充分享受某件事的实践过程,而非完全关注结果时,这时情形就完全不同了。这个时候外驱力的撤销,几乎等同于外部干扰的消解,只会让你的人生目标愈发清晰。

还是拿我自己来说:高考后我进入北大学习,身边不再有父母严苛的盯梢和管束,我也不再在学习上名列前茅,曾一度陷入短暂的迷茫。

但经历了自我剖析和调整后,我竟第一次感到前所未有的确定——在排除了不必要的干扰后,我十分确定自己喜欢的就是这种“每天和术业专精的学者交流、每天泡在图书管里翻书查资料”的生活。

“我享受做研究的过程”这个内驱力从未改变过,“我不再数一数二”这个外驱力对我的影响也就变得无足轻重,无法再影响我的思维心态和行为模式了。

有很多同学对我说,自己在高考结束之后,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并不能明确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。

无论是考试结果如何,很多同学会觉得恍如一梦,会发出这样的疑问:“这就是故事的结局吗?That’s All?”

因为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在一开始就厘清一条清晰的未来路径,但只要还保有思考力和进取心,那么你在高考之后所走过的每一段经历都不会白费。它们会在某一天的机缘巧合之下共同作用,帮助你慢慢地、逐渐地拼出完整的人生拼图,给出你想要的答案。

张昕,北京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副教授。研究领域为老年发展与动机(Motivation),认知老化(Cognitive Aging),情绪调节(Emotion Regulation)等。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